【Warden

没想到第一个五花是归一先生
为什么总感觉他的战斗立绘那么小?
【他真好看】

忆然




& 这是自家审和隔壁审审的初次见面。
&。 隔壁婶婶是啾然家的遥
&。 婶婶有名字
&。 可能会ooc,私设注意,审神者会在同一个战场上遇见。
&。 不要被这个标题欺骗了,到后面一定会放飞自我的,可以的话,go
&。 没打冒号的是审神者的脑内自我交流记录
——————————————————————
【一。 少女失足跌落悬崖。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我是日野竹。

在这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我和一队的大家如同往常一样,起床,吃饭,整理公文,看看书,出阵。多么美好而简单的一天。 可惜,这美好的一天就在出阵这里出现了一些问题。我们到达了阿津贺志山,果不其然的遇到了城管。本来这没什么,刀刀们的单方面碾压嘛,我本来可以在一旁当一个加油的啦啦队。

可是今天城管脑子有点问题,他们直接冲着我来。………于是在一队解决完他们之后才发现我不见了,似乎是被打散了。原来这山是那么大的吗!!!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觉得!!这里除了树和头顶的太阳,就没别的了吗!

作为一个常常迷路的审神者,本丸的大家对此深感烦恼,鹤丸还特地从万屋买回来了一个大宝贝,说是有了它不管到哪都不怕丢。我打开那个闪耀着光芒的小盒子,居然是个手表。

小【—】才电话手表,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会走丢了!!……总感觉这有点耳熟。光忠露出了母亲一样的微笑,说:“这下好了,主人在哪里我们也都知道了,终于可以放心了。”

于是我打开了那个手表,映入眼帘的便是99+未接电话【不要问我为什么在野外打的通电话】。
鹤丸国永:主上你可算接电话了,我们消灭了时间溯行君之后你就不见了!你在哪里啊!

太郎太刀:主上平安无事便好 。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呢。

山姥切国广:主君把位置告诉我们,我们马上来找你。

莺丸: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每一次主上不是都可以自己会回来的不是吗

萤丸:主上在哪里啊。

日野竹:我,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啊

鹤丸国永:你看看周围有什么比较有标志性的建筑

日野竹:哦!有棵松树!

鹤丸国永:还有吗?

日野竹:嗯……还有太阳。

一队:……………

怎么了吗??这有什么问题吗??树顶上就是太阳啊?难道要我把大气层在一层层给你说明一遍吗?

莺丸:这样吧,反正这个小【—】才电话手表是有定位功能的,主上你就在原地的不要动,我们马上来找你。

山姥切国广:一定不要乱走

鹤丸国永:我们比赛谁先找到主上吧.!谁赢了今天的甜的就归谁所有!小光做到提拉米苏可是很美味的哦!

萤丸:诶嘿嘿,提拉米苏
——————————————————————

于是他们就挂了电话。
喂喂我不是什么战利品一样的东西啊。还有我也想吃光忠做的提拉米苏啊,要是有柠檬汁就更好了。
好饿,好累,身边没人陪我睡【呸,划掉】身上还有伤,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真是糟透了。

为什么这疯人院平时人满为患今天一个人都没有,唉。我捂着左手的伤,慢慢的走到身旁的大树下靠在阴头里歇息,还好没有什么巡逻的城管,不然事情会变的更麻烦。在四周设置好了结界,确定四周暂时没有危险之后,我闭上了眼睛打算打个盹歇息一下。

四周传来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我睁开了眼睛。也是一位审神者,带着狐狸面具的审神者,身边跟随着的也是鹤丸国永。

她转头,似乎是感觉到了结界的存在。举起一只手,默念咒语,解除了我的结界,发现了受了伤的我。手执红伞,面带狐狸面具的娇小少女走到我的面前,蹲下来,好听的声音从她的嘴中传出:

“带着绷带的小姐,你没事吧?”

——————————————————————
终于改出了第一篇,让遥在最后出场了。
遥真好看!遥真可爱.!写坏了都怪我!
谢谢啾然愿意和我家婶婶一起玩耍,【鞠躬】
脱了很久真是非常抱歉.!【土下座】

本丸终于接到了小酒鬼,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来自一个终于从站扩地狱中走出来每天心疼的看着刀刀们身上的伤内心满是波动甚至想拿起四十米使出EX咖喱棒的婶婶




给三队和鲶尾打call,大眼好样的

国服企划第二部分

继续昨天shi一样的分p
ooc 注意
文笔喂狗注意
———————————————————————————
“早知道这样就不走那么快了…”我小声自言自语道,捏紧袖子,无奈的站在樱花树底下,看着形形色色的人留不断的来往,心中渐渐不安了起来。
本该现在和她们都可以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前往赏花大会了,结果因为发呆时间太长,等反应过来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我还真是…”再一次埋怨自己的路痴属性,伸手掏掏口袋,“啊咧……?”慌乱地开始摸索起来,多次检查之后值得接受了没带手机的噩耗。看来没法告诉铃木和折原她们自己的具体位置了,现在只能在这里干等着。'骨喰,他现在在哪里啊。' 眼前浮现了那个沉默的身影,明明迷路的是自己,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个人却是骨喰。
“我好像是从这个方向来的吧?”
犹犹豫豫地向前迈开步伐,这个街町好像来过的样子?那就是走对了对吧?不对,那个方向好像也?哦对了,蛋糕店!我是从那家店的方向来的!欣喜地加快步伐,哼,谁说我是路痴?
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风,紧接着一双带着灰色手套的手紧紧的抓住了我的肩。一阵天旋地转,入眼的是骨喰那张焦急的脸“主君。”骨喰喘着粗气,汗珠从他苍白的脸颊上滚落下来。
“骨…骨喰?…”我一时没有说上话,愣愣地盯着那双紫色的眼睛。刚刚想问他是如何找到自己的,在茫茫人海中。“主君。”他缓过气来,紫色的眸子注视着我。“我会很担心的。请不要,再消失不见了。”说着话的时候,他一直没有放开我的手,紧紧地握着,像是怕我再次走丢一般。“骨喰……好,一定!”我回握他的手,想传递给他力量,又从口袋里翻出手帕试去他额头上的汗珠。“走吧。”他握着我的手往前走。从隔着手套的手,我竟然感到了温暖。
“竹酱你没事吧?”阿沢伸出手拍拍我的脸,我回过神。从刚才的回忆中出来。旁边的星酱以注视智障的眼神看着我,“没事。只是刚刚想到了一些事情罢了,”“…脸很红哦。”星酱一边牵着自己的近侍———五虎退,瞬间从自己口袋中拿出一个饼干喂给他,又笑着摸摸他的头,“肯定是在想着骨喰吧。不过你这种路痴是不是该改改了?”“这也不是我的错啊,有的人天生就迷路,没办法的事啊。”“好了好了星你也少说两句,快到会场了就不要再走散了。”我的心突然一痛,仿佛头顶的【路痴】二字闪着金色的光芒,就差具现化了。
“请出示您的证件。”来到会场门口,门卫大叔向我们要证件照。“那个,我记得这件事好像是让日野小姐来做的吧?”鹤丸国永转过头问我。
“哦!对哦!”我想起了这个事,从口袋里掏出帮他们准备的复印件,递给她们。“审神者09130902号,铃木星?”
“是的。”星站到了前面。【面对疾风吧,少女】
“这…真的是您的…额证件吗?”门卫大叔一脸疑惑的看着手上的证件。“怎么会?”铃木星同学伸手拿过证件翻过来一看。
【沉默是今晚的赏花大桥,最怕气氛突然安静】
“竹啊,这张照片是怎么回事?”【铃木星童鞋使用技能(会心一笑)并未对日野竹产生效果】。
“啊啊,是这样的。”我笑着拿走星手里的照片,以一种家长的口吻对门卫大叔说。“叔啊,每个人嘛,都有年轻的时候,年轻人,就是要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所以这张照片是当年她迷恋杀马特造型时染的。”(一旁的众人看到星的照片时的反应。 :【阿沢:噗……我,我没…(忍住不笑)

鹤丸:哦哦这还真是令人吃了一惊,下回拍照片一点要加上我和主人啊铃木小姐!
五虎退:主人这样,其实,也很漂亮的!那个…退很喜欢!
骨喰:抱歉铃木小姐,我回去会说主君的。(鞠躬)
我:诶诶怎了?明明是长腿大美女好吗!眼镜水灵灵的!我还特意帮你p上了眼睫毛!老长的!胸前超漂亮丰满的啊! c
铃木:日野你给我过来,我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给你来一发会心一击,粉红色的头发是什么鬼啊!说好的友谊和信任呢! 】

【。 经过长达20分钟的解释以及被大叔以一副过来人的怜悯目光看着终于进入了会场,(虽然没有逃过星的必杀),可喜可贺】
—————————————————————————————
“哦哦这可真是热闹呢!”鹤丸国永朝着里面张望。“毕竟是难得的抠门政府好不容易组织的呢,”阿沢拿出计划表。
“嗯!按照计划的话我们可以在这里赏花到下午3:00左右,然后我们就前往温泉旅馆,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好!” “啊啊我们先去找一个地方吧,不然等久了就没位子赏花了。”阿沢提议到。
“这个不用担心啦,我和骨喰已经提前来侦查过了,后面有一片樱花林很美哦,地方也很幽静,不用担心有人来打扰呢。” 我说完便带领着一路人前往目的地。 “在这个方面意外的可靠啊,竹?这回可别再迷路…”。 “你是在强调我是个路痴吗。”,不久,我们到达了目的地。

微风携带花香伴着鼻息,树树繁花映亮困倦的眼睛。花开了。团团簇簇,你拥我挤,占满枝头。只望见一眼,心便很快随她们在春光里葳蕤。这一刻,是独行还是牵着一只手,都不在乎。这种感觉,是初遇还是重逢,都不重要。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对了我们来玩蒙眼捉人的游戏吧? ”沢突然提议到,“好啊,不过什么样的规则?”难得一向不怎么喜欢参加游戏的星感了兴趣。“被选中的人当蒙上眼睛站在当中,其他人围在一边,当中的人唱完歌就代表可以行动了,其他人只能在任意范围内接近不可以超出哦!如果抓到我胸前的金链子,我把便当里的食物贡献出来。怎样?”
“那我可不得不使出全力了啊,”星和鹤丸异口同声的说道。毕竟阿沢做的饭,可是能与烛台切相比的呢。“那我来当裁判吧,第一局由鹤丸先来?”我看着他们跃跃欲试的样子,五虎退和骨喰安静的呆在一旁观看,顺便帮忙整理带来的食物。
“预备…开始!”鹤丸的脸上露出了志在必得的胜利微笑,随着一首歌的结束,当鬼的鹤丸似乎爆发出了刃生最高机动,一把便抓住了还没有来得及逃开的阿沢的………【胸】



胸的上界为颈部下界,下界为骨性胸廓下口,外界为三角肌前后缘,是人体第二大体腔局部。该局部分为胸腔和胸腔内容两部;胸腔又分为胸壁和膈;胸壁借腋前、后线又分为前、侧和后壁,其中后壁称背部属脊柱区内容;………个鬼啦!!你以为这里是药研医学讲堂吗!
【鹤老头你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身边三个人
正好准确无误地抓到了阿沢?!
还是胸的哦!?还揉了两下哦!?】
“哈哈吓到了吧!这可是我的实力啊!”蒙着眼睛的鹤丸笑了出声,但四周并没有人回答。
“…………………喂喂,该不会是吓傻了吧?来个人回句话啊。诶为什么手上的触感软软的?”他一把摘下了脸上的眼罩,映入眼帘的便是自己啊主人红透了的脸。
“你…!你…”她羞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鹤丸国永你个大流氓!!”
【您的好友折原沢对。老流氓…阿不鹤丸国永使出了巴掌攻击,效果拔群】
结果我发现被打了巴掌的那位居然漏出了一丝微笑
果然这玩意是故意的。
还是让他消失吧。
在鹤丸不知道第几次的道歉中阿沢终于原谅了他。真是皆大欢喜,可喜可贺。
等等我好想忘记了什么的样子。
我好像还没有回应骨喰的告白。

———————————————————————————
第二部分交稿,@国服群联动企划集散中心 
再一次感谢cp和下午一起连麦的苏城
肝疼

国服企划,审神者联动 【赏花大会,温泉旅行】

与朋友一起参加的企划,奇葩文笔如果看的下去的话就请继续,
【注意】不定期shi一样分p @国服群联动企划集散中心 

【cp向注意,ooc注意。】

日野竹X骨喰藤四郎。  

铃木星X五虎退。

折原沢X鹤丸国永。   以上

——————————————————————————

“啊啊…这个是?…”白色的花朵上晶莹的露珠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我似乎着了魔一般走进,未顾及其他人。手指轻轻抚摸上那花瓣,是不同于看上去般的柔软…和温暖。和他超级像啊。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那。我不禁捂着嘴轻轻笑了。

“话说回来…骨喰在哪里来着?其他人呢?…”不知第几次迷路的日野竹徘徊在樱花树下,寻找着她同伴和近侍。【您的对象骨喰藤四郎正在寻找您的路上】

  时间回到两天前的早晨,我咽下最后一口粥,当天的近侍鲶尾便送来了一张包装精美的信件并递给了我。'这种时候会是什么东西啊…'我抖了抖袖子接过信。“难道是要加工资了嘛!?”我转过头问鲶尾,他头上的呆毛摇了摇凑到我旁边念出了信中的内容:

【尊敬的审神者: 

               于三月末的季春之时,时之政府将召开本季度的审神者大会,诸位审神者总结活动任务上报之余,还可享受由政府提供的温泉旅行,共计三天两夜,请协同近侍一同前往。【内容】:【赏花大会 ,温泉旅行,百物语,可选择参与,恭候您的到来】 

  “虽然没有加工资,但是似乎可以好好放松一下呢,而且可以和骨…”看到一旁的鲶尾脸上露出微笑,又一下子想起了什么的样子。“最近工作那么忙。主上和兄弟见面的时间都变少了,乘着这个机会升华一下感情。嗯嗯~真是不错的选择.。”被说到了心事,我吓到呛了一口水,佯装镇定的擦了擦嘴。“

    “而且折原小姐和铃木小姐也发来了信件说要一同出席呢!”“诶诶真的吗?”我将碗筷推在一边“那得赶快回复才行”一边说着急急忙忙地冲出了门。  “主上,书房在左边啊!”鲶尾哭笑不得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我朝他抱歉的笑了笑,赶紧掉头回去,顺便叮嘱他几句,“你可千万不要和骨喰讲啊,我会自己说的!” “好好~”

   待事情都准备妥当,已经是日上三竿了。我伸了个懒腰,朝后面喊了一句,“鲶尾,帮我拿杯茶。还有帮我寄出这封信……”没有听见平时那充满活力的声音,正琢磨着这个爱玩的家伙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一转头便对上了那对紫色的眸子,我一惊,呆呆的看着他,似乎被吸入了那紫色的深渊。 

  “主君,茶。”他将茶恭敬的端放在我的桌子上,然后伸手接过信件,传唤了狐之助嘱咐他回信。

   我回过神脸像烧着了一样,假装认真看起公文,盯着纸上黑色的墨迹,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良久,听到他说:“赏花大会。”

    我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鲶尾那个家伙,我还想亲自告诉骨喰的!…这一次一定要让他田当番一个,啊不,两个月”我内心愤慨地想着。

   “嗯嗯,是政府组织的。”我回过头,含含糊糊地回应,躲躲闪闪的不敢看着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注视着他,“那个,骨喰之前说过的吧?会,一直陪我看樱花的…什么的…”        【注】:之前骨喰曾今在樱花树下告白 

——————————————————————————

     原话是这样的【骨喰】:樱花,很美呢。 

                            【我】:是的呢,很久没有看到院子里的樱花树开过了呢,树上晒着阳光午睡一定很好呢(=´∀`)/

                            【骨喰】:主君

                             【我】:?怎么了骨喰,要一起来吗?啊!叫上本丸的大家一起来吧!

                            【骨喰】:我愿意,陪主君看一生的樱花。每年都,您呢?

                            【我】:……诶??

                    (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个是告白,也没有认真回答)

——————————————————————————

      “所以,骨喰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少年的脸上少见的浮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是,当然。”

     我紧紧抓着自己的袖子,心跳大到自己都能听见。

     【这一次,一定,一定要好好传达自己的心意!】

——————————————————————————

啊啊终于写完了第一稿,累。下一张另外两位婶婶登场。感谢我cp帮我改文。

第一次??这里以后就作为一个私密的地方就好了